绩溪县 乐至县 桂东县 新宾 洛隆县 商都县 泰顺县 宁乡县 大宁县 长武县 建水县 龙游县 平湖市 报价 集贤县 安吉县
改则县 安图县 黄陵县 北票市 宜都市 台东县 麻城市 肇庆市 板桥市 武威市 漾濞 文水县 武乡县 博乐市 沾益县 广丰县 林甸县 林芝县 太湖县 盐池县 依安县 博白县

分豆教育净利猛降致亏损

2017-04-27 11:02:00 长江商报 分享
参与

,船篷郑裕彤姜太公钓

互不干涉蒸气机圣彼得大

  营收同比减少11.24%不及预期,高管陆续离开公司

  □记者 郑玮

  4月25日,分豆教育(831850.OC)披露2016年财报,年报显示,其去年实现营收9456.37万元,但净利润由盈转亏,直线下滑7678.11万元。分豆教育对此解释,由于营收不及预期、成本大幅增加等因素。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值此企业危难时刻,高管却相继辞职,其中包括原董事刘烨、总经理及董事张金荣。

  对此,分豆教育通过其官方公众号发布了董事长于鹏《分豆浴烈火,毁灭亦重生》的4000余字公开信,深刻反思了转型期的阵痛。

  管理费用增加2442万

  分豆教育于2015年1月26日挂牌新三板,属创新层企业。主营慧学云智能教学平台、慧学云智能学情诊断系统、慧学云智能提分王、慧学卫士、慧学云智能教育平台(机构版)。

  从年报来看,公司营收9456万元,比上年同期的10654万元同比减少11.24%;扣非净利润为-1513万元,上年同期为5865万元;基本每股收益为-0.11元,而去年同期为0.73元。

  对于分豆教育的股东而言,这是一份相当难看的数据。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去年的分豆教育可谓是“高歌猛进”:新设立3家全资子公司;全面采集学校资源;提高人员结构及薪酬体系等。

  具体体现在数字上,2016年公司管理费用增加2442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幅87.3%;销售费用增加2124万元,增幅为108.93%。

  另外,分豆教育本来是为全日制学校、教育机构、家庭和个人提供云智能教育软件、硬件等服务,收入来源是这些软硬件产品的销售。2016年以前,分豆教育销售的模式基本都是以代理为主、直销为辅,但2016年却变更为政府采购及两级合伙人的模式。

  也因为商业模式的变更,分豆教育2016年的销售收入大幅减少,其软件销售较上年减少1400万,降幅13.16%。

  7位高管相继离职

  业绩下滑本就伤感,然而今年以来,分豆教育的高管却陆续离开公司。

  据长江商报记者统计,辞职名单包括其原来董事刘烨、总经理及董事张金荣、董事陈旻、副总经理张莹、闻旭。算上2015年年底,分豆教育总经理尹志远、副总经理高波,分豆教育共有七位高管离职。

  另外,2016年7月6日,分豆教育开始做市转协议。自去年8月开始,光大证券、东方证券、民生证券、九州证券、开源证券等做市商也陆续退出分豆教育的做市商行列。目前,分豆教育的做市商仅剩2家。

  回看2014年、2015年,分豆教育还风光无限,仅依靠着一款“慧学云智能提分王”(提分王)的产品,分豆教育便做到了亿元营收规模。

  “单个产品结构使得公司的经营风险增加,也是很多新三板公司的通病,一旦遭遇行业危机,公司的承受能力就有限了。”一位业内人士分析。

  董事长发长文叹转型

  “提分王的商业模式,正与我的初心渐行渐远。”董事长于鹏在公开信中表示,如果遵循我的初心,分豆短期要所付出的代价与承受的伤痛,将是非常巨大的:组织架构的调整、人员的变动、营收及利润的下降,我不确定分豆是否能够承受起这样的变动;考虑到对公业务的复杂性及不确定性,面对政府决策的周期性和市场竞争的残酷性,我开始疑惑与彷徨,并担忧分豆是否能够坚持到梦想实现的那一天。

  如今看来,分豆的股东们能否靠着情怀撑下去,尚未知晓。

责编:白洁